蒙古族资讯
精美的草原壁画艺术
       美岱召精美的壁画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绘画形式之一,它的装饰和美化功能使它成为环境艺术的一个重要方面。原始社会人类在洞壁上刻画的各种以记事表情为目的的图形是最早的壁画。现存史前绘画多为洞窟和摩崖壁画,最早的距今已约2万年,中国陕西咸阳秦宫壁画残片,距今已有2300多年。在幅员辽阔的内蒙古地区,古老壁画遗存十分丰厚,墓室壁画、石窟寺壁画和召庙壁画,不仅具有艺术价值还具有珍贵的史料意义。
  墓室壁画一般绘于墓室的四壁、顶部以及甬道两侧,一般为适应墓中死者生前的地位、生活与需求以及合乎其身份的礼制和习俗而绘制,与“视死如视生”的时代风尚有关。
  内蒙古草原地区,在托克托与和林格尔两地先后发现有东汉时期的壁画,还有鄂尔多斯凤凰山发现的汉墓,壁画构成了内蒙古地区风格独特的壁画艺术宝库。都是墓室壁画的最早期发现。这些壁画描绘了乌桓、鲜卑等北方草原民族的生活情景,画风生动古朴,人物形象鲜明生动。繁荣的中原地区文化在丝绸之路开通以后的设郡屯田和汉末板荡之秋的移民风潮之中,传到河西、辽阳等边疆地区,使得这个时期边疆地区的壁画墓也呈现出较浓厚的中原文化特点。199979日,在和林格尔县土城子遗址东侧的二铺梁村发现一座唐代穹庐顶砖室壁画墓。壁画彩绘遍布于墓室四壁及墓顶。壁画取材于唐代现实生活,仕女图、文武守卫官图都反映了唐代的生活风貌,十二生肖图和日月星像图有着浓郁的宗教色彩,反映出唐代佛道两教的活跃。从艺术风格上,壁画主题表现有着显著的中原风格,但壁画装饰的花饰明显。
  建立了强大的辽政权的契丹族兴起于漠北草原,以骁勇善战著称,据有北部中国的大片土地,经济文化异常发达,从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留下的墓室壁画实物看,以契丹族建立的辽代墓室壁画出土最多。契丹族最初并无筑墓埋葬的习俗,后来逐步吸收汉文化,开始仿照唐制修筑墓室,厚葬风气急剧蔓延。墓室规模之大,随葬物品之丰富豪华,已超过了同时的中原地区。除常见在壁面上作画的做法外,契丹族还流行在墓圹内安放柏木护墙板,壁画直接绘在木板上。另有在石棺、木棺内壁施绘的做法,这些“棺画”的功能与壁画相同。契丹族墓室壁画囊括契丹宫廷贵族生活、地方官吏的游骑侍从、边区豪族墓葬所宣扬的庄园布局、渔牧农耕、部族首领的骑射宴饮、桑蚕庖厨等内容,是研究辽代风土人情、衣冠制度、民族关系、文化习俗的珍贵材料。辽代墓室壁画均采用中国传统绘画技法绘制,先用辽墨铁线勾勒出人物形象,再用朱砂、赭石、石绿、石黄等矿物质颜料敷彩。
  内蒙古赤峰市留下了数量可观的墓室壁画群,为我们研究当时草原游牧民族历史文化提供了真实的第一手材料。在赤峰市敖汉旗南塔乡辽墓出土的《双鸡图》壁画,以及在赤峰市巴林左旗韩匡嗣出土的《游猎图》壁画,都形象地展现了草原风光、游牧生活、宫廷生活和民间生活的不同场景。位于今赤峰市巴林右旗的庆陵,包括辽圣宗、辽兴宗、辽道宗的坟墓,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规模最大的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帝王陵寝的壁画墓群,这其中以辽圣宗庆东陵保存最好、最完整。庆东陵的建筑彩画在已发现的辽墓中等级最高,在墓内砖砌仿木构件上及墓壁上方,有工笔彩绘的龙凤、花鸟、祥云、宝珠以及网格状图案。在墓道、前室及其东西耳室、中室和各甬道壁面上,描绘与真人等高的人物76身,人像上方都墨书契丹小字榜题。东陵最有特色的壁画,当属中室四壁所绘的山水图,分别描画的是春、夏、秋、冬四季风光,反映了是富有游牧民族的特色的契丹人生活场景。赤峰阿鲁科尔沁旗水泉沟辽墓壁画,保存了很多人物画像,从这些画像中可以大概窥探出辽代契丹人的服饰特点及容貌特征。
  石窟寺壁画相比较墓室壁画和召庙壁画发现及出土量比较小。目前内蒙古地区仅在鄂尔多斯高原西部阿尔寨石窟发现了壁画群,阿尔寨石窟山原有108个窟,现仅存60余窟。内绘有以藏传佛教密乘题材为主要内容的壁画近千幅。是一座集寺庙、八思巴文为一体的文化艺术宝库,也是一座集礼佛与祭祀双重功能的石窟寺,距今已有1600余年的历史,因石窟规模宏大、壁画精美而被誉为草原敦煌。
  阿尔寨石窟的开凿和壁画绘制年代及其历史沿革,分为北魏时期、西夏时期、蒙元时期、明朝时期四个阶段。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众多民族的文化相互交流,融汇发展,精心培育出来的这一文化艺术宝库,有着浓郁的民族性、质朴的地方性、神圣的宗教性和宽泛的包容性。
  阿尔寨石窟艺术的最重要创新特色,是能够将宗教题材与现实生活题材紧密相结合,在表现藏传佛教显密宗高深、神秘的境界的同时,还表现出蒙古等北方草原民族的现实生活。例如歌颂成吉思汗及其黄金家族的英雄事迹、忽必烈接受藏传佛教的《灌顶图》和国师巴恩巴弘传佛法的壁画,都是这样的作品。阿尔寨石窟艺术表现手法上最重要特色是象征性。象征构成了绘画语言,非常适宜于揭示藏传佛教形而上的深奥义理。
  到了元代,由于不兴厚葬,统治者对宗教采取利用和保护政策,人们对战争的厌恶使很多人开始信奉佛教,因此墓室壁画出土量远不如庙宇壁画多。元明清时代蒙古地区藏传佛教寺院的绘画题材大多因袭藏地本身的神灵系统,十一面观音、无量寿佛、十八罗汉等都是较为常见的壁画。
 格日勒皮艺唐卡系列之《释迦牟尼与十八罗汉
     内蒙古的寺庙很多,寺庙文化繁荣,包括呼市的大小召、乌素图召、席力图召、巴林左旗的召庙石窟、伊金霍洛吉祥福慧寺、鄂尔多斯西召宝堂寺、锡林浩特贝子庙、巴盟乌后旗的东升庙等,在这些寺庙中大都保留有很多壁画。
  这其中,以呼市大昭寺最有代表性。大召壁画是16世纪至17世纪蒙古早期黄教寺庙壁画的宝贵遗存,是呼市召庙文化中的艺术珍品。大召寺现存壁画主要见于大雄宝殿经堂北壁东西两侧和佛堂内,以及乃琼庙佛堂内北、东、西三壁。此三处壁画是大召寺现存的古代壁画遗存,与原位于大雄宝殿经堂东西两壁下层的壁画同是古代壁画。壁画总面积约529平方米。大召壁画选材以佛像及佛教故事为主。例如有佛祖释迦牟尼讲经说法、降妖除魔、启悟民众的故事,还有黄教创建者宗喀巴的传记。在表现以上题材时,不但显示出佛教义理的神秘庄严,还再现了室外草原的景物与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现实生活场景。与大召只有一街之隔的席力图召的壁画,是清代中期的作品,面积有90平方米。所绘18罗汉有汉地风格,山水画则突出青绿色调,壁画边缘描绘的内容运用写实手法表现,很是真切、生动。
  乌素图召,是内蒙古数千座召庙中唯一的一座有文字记载并完全由蒙古族工匠自己修建的召庙。它由庆缘、长寿、法禧、广寿、罗汉五寺组成,具有鲜明的民族色彩。召庙内外被青蓝色所笼罩,象征着纯洁与兴旺。庙内的壁画不仅包括历史人物、佛教故事、风俗装饰,还有山水花鸟。不论内容形式和技法,都自成风格。这些壁画,特点鲜明,美术价值很高,是蒙古族美术史中不可缺少的一页,对于研究蒙古族美术史、民族关系史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内蒙古召庙壁画所描绘的主要题材来源于西藏本地已经成熟的神灵体系,根据壁画的具体表现方式可以看出当时的内蒙古地区与中央政府以及藏传佛教的本源地西藏的往来相当密切,与西藏的密切往来体现在将西藏本地的地方保护神作为内蒙古地区较大寺院的保护神,与中央政府的联系表现在丝绸织物等的描绘上,但是艺术等多方面体现出蒙古民族的喜好,例如在颜色上有别于西藏的处理。
  内蒙古寺庙壁画见证了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的再度兴起,经历了元明清各朝代的建造,除壁画外还存留了大量艺术珍品。同时寺庙壁画也是蒙、藏、汉、满等中华民族大家庭众多民族融合交流的产物。
 
 
 
  • 联系我们

  • 公司座机:0471-3811344
    经理电话:138-4810-5894
  •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海拉尔
    东街与科尔沁北路交汇处创业社区

  • 扫一扫关注我们
  •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内蒙古格日勒皮艺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蒙ICP备20003346号     技术支持:浩海公司
友情链接:内蒙古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